你的位置: 首页>来访者园地>案例分享
    原生家庭很糟糕是种什么体验?
    编辑:南京心理咨询 来源:www.sos900.com 发布时间:2021-7-16 13:51:34

      幸运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很不幸,我属于后者。

      在二十几年的生命里,我甚至无法心安理得接受别人的好,我觉得我不配,我在质疑所有人的爱。

      在好多女孩对校园恋爱剧里的甜甜爱情打动的时候,能触动到我心的却是《欢乐颂》里的樊胜美和《都挺好》的苏明玉,仿佛在她们身上看见了自己,她们没有玛丽苏光环,没有安迪的智商,没有小曲背后的财力,甚至没有小邱那样的和谐家庭,除了一点社会规则压榨下的眼力劲和天生的美貌,她们什么都没有。

      我跟她们相同也不同,我连美貌都没有。但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没有因此走向深渊,遇见了曹老师,是她让我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好!

      樊胜美是妈妈偏向哥哥,我是一家人偏向弟弟。

      在弟弟出生前,我也过过几年母慈子孝的和谐生活,小时候的一张张照片告诉了我当时站在父母身边的我有多开心,一切从弟弟出生那天戛然而止。

      我无力诉说那些尘封在记忆里不愿轻易拿出来的桩桩件件,只是那样不公平的童年造成了长大后依然无法相信爱的我。或许你认为矫情,但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的心理又能强大到哪里去呢?

      朋友说,我是幸运的,我没有变成樊胜美那样的扶弟魔。

      因为我根本不爱那个有血缘关系的亲弟弟,或者说我压根就是个人情淡漠甚至凉薄的人,没有特别想去做的事,没有特别喜欢的人,感受不到别人对我的好。

      父母偶尔的关心被我当作是看在我跟他们有血缘关系而不得不对我好;朋友主动约我出去玩会被我认为是她们找不到人陪同而不得不拉上我;男朋友说想结婚会被我当成是他为了结婚而结,而不是想娶我。

      就这样,我慢慢推开所有人,孤僻一人。

      男朋友跟我说:“我觉得你在质疑所有的爱。”

      我不想跟他说我的原生家庭给我带来的性格缺陷,也不想告诉他我其实很想改变但找不到方法,但我得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

      说实话,一开始我并不愿意外界介入,因为这意味着我又要把那些能伤害到我的点点滴滴展示在外人面前,我以为自己调整心态,时间长了总会改变,但事实告诉我,缺点可以改变,缺陷不能。

      第一次见曹老师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带着紧张以及内心深处对于即将要提及往事的排斥坐了下来。对于触及自己内心深处的痛苦,我并没有真正做好准备。可是很奇怪的是,当坐下的一瞬间,我忽然觉得身体松弛了下来。曹老师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说教,她只是看着我,然后轻轻的问了一句,你最近怎么了?她的话音未落,我的眼泪哗就流了下来。

      在前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我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一些什么,只是觉得好像这些年在内心压抑了很多很多多的东西,曹老师忽然为这些压抑的东西打开了一个缺口,我的痛苦、委屈谢谢一下子倾泻而出。我哭着说着,好像从未这么畅快淋漓过。

      在这期间,曹老师并未打断我的话,也没有安慰我,让我不要哭,她只是静静的看着我,陪伴着我。

      好像积压在内心的各种情绪这十几分钟内都倒干净了似的,哭完之后,我突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那是一种内心的阻塞突然被清理的之后的感觉,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如释负重,连别呼吸也顺畅了许多。

      老师说,这些年来,你真的太不容易了(我的泪又出来了),确实,在中国有着数千年重男轻女的历史,我们很难去改变自己的父母,所以,我们只能试着去改变自己,你说对吗?

      听了老师的话,我好像忽然觉得有方向了。是啊,我们父母也由他们的父母而来,他们接收了祖辈们重男轻女的思想,我又岂能改变了得了他们呢?正如曹老师所说,我现在要做的并不是希望别人能够接受我、爱我,而是要学会接纳我自己,爱我自己。

      积压在内心的事情并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那是你的人生经历,是你真切体验过的真实存在,你摆脱不了。

      尝试获得正确的外界帮助,打开内心,让别人倾听你的内心,给你正确的建议,远比封闭自己好得多。

      现在,虽谈不上活泼开朗吧,但也能大方接受身边人的关心和爱意,能把内心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我凭什么不配,我高配,顶配,天仙配。

      我满血复活啦!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